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蓑烟雨

在路上……

 
 
 

日志

 
 

[原创]Take me home country roads  

2008-03-03 11:02:54|  分类: 梦里老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邵颖华

                                      [原创]Take me home country roads - 一蓑烟雨 - 一蓑烟雨

 

 朋友留言说回老家了,忽然也很想很想回家。打开John denvor(约翰.丹佛)的<Take me home country roads>(乡村路带我回家),跳动的一个个音符像片片洁白的羽毛,在我周围轻轻地轻轻地飘啊飘。

回家的那条乡村路,曾经多么艰难。去年过年时小妹开车回家,从我们那个县城到我家所用的时间几乎和从宁波到县城2000多里路所用的时间一样长。道路之泥泞之颠簸之凶险,超出我们所有人的想象。我说那可能是中国最糟糕的一段路,路上坑坑洼洼,有些地方根本已经被大水冲断,大家不得不折返,跑了许多冤枉路。到家之后,累得人仰马翻,车子也已经面目全非。

就是在这样一条乡村小路上,是父亲当年用板车把刚出生的我连同我母亲拉回到家里;在这条路上,是父亲牵着我的手,把我送进村头的小学校里;在这条路上,是父亲骑着破自行车驮着我去15里远的镇上去考高中,去看火车;在这条路上,是父亲倒了3次车,到60里外的县城去安慰他高考第一场就考砸了的女儿;就是在这条路上,父亲笑呵呵地迎接他自远方开车归来的儿女;就是在这条路上,我们哭着跪着把父亲葬到了冰冷的野地里;就是在这条路上,我背起装满乡愁的行囊,去追寻自己的梦想。

今年春节前母亲电话里说,门前的路已经修好了,可宽敞呢。我们都能听懂母亲的话外之音,可是可怜的母亲还不知道南方百年不遇的大雪等着我们呢。杭甬、宁杭、宁徐高速全线封锁,到初一了还没有我们的影子,我能想象母亲眼巴巴焦急的样子。

母亲今年快80岁了,腰直不起来了,腿脚不灵便了,眼睛也不好使了,什么事情只能在心里琢磨。一冬天,姐姐把她接到自己身边,一次母亲偶然听我姐姐说我们原来在老家用过的被褥都没带到南方来,急得她一宿都没睡着,第二天非得要回家给我套被子去。我知道后马上给母亲打电话,说我们买了羊毛被羽绒被,还有两台空调都开着,冻不着。她老人家哪里肯相信呢,她认为什么也不比不上她的老棉花暖和。

我离开老家之后,不太敢给母亲打电话,打起来她老人家从来不兴停下来的。她没有什么长途短途的概念。我知道我只要挂断,母亲在那头就会伤心。她常常拿起话筒就忘记了讲话,听到我的声音,会一下子哭起来,我要哄好大一阵子才能听到她老人家的笑声。她总以为她这个最柔弱的女儿在千里遥远的地方还过着饥寒交迫的生活。

前年我把母亲接到了杭州,带她去西湖,带她去延安路上的家乐福,带她去看我工作的地方。去年夏天我也接她来南京过,每天带她到公园门口,去看那些老人耍剑、跳舞,放风筝,母亲常常呆呆地坐在旁边,因为她不知道人老了,还可以这样快活。

母亲回到老家,还是整天惦记着我。怕我冻着,怕我饿着。有一段时间我和爱人孩子分居两地,母亲陪我在那个小镇中学里。晚自习回来后,我蜷缩在被窝里,母亲会把我冰凉的双脚紧紧地抱在怀里。我现在每天要准备家人的一日三餐,这在母亲眼里也是不可想象的。我很怕做饭,都是因为小时侯不堪的记忆。那时候放学回家,母亲忙活还没有回来,我就要做一大家子七八口人的饭。家里烧柴的炉灶,要底一把上一把,常常顾了灶里忘了锅里。因为个头小劲头也小,擀面条挑不起来,只好围着案板团团转。母亲看到我抹的大花脸常常又好笑又心疼。我工作后不想做饭,就去食堂,母亲知道后就抱怨,说你这孩子反正不能在食堂赖一辈子。现在我扔掉了铁饭碗,没有食堂可以耍赖了,母亲当然又要时时担心了。

母亲是个非常坚强的人,一辈子不知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我从没见她流过泪。但是自从我父亲去世那天起,她好象精神一下子就垮了,身体也每况愈下。在我们面前,时常脆弱得像个孩子。父母是传统的包办婚姻,一辈子磕磕绊绊,但是40多年的厮守,让他们谁也离不开谁。

回家,每一次沿着那条乡村路回家,走到江苏和安徽交界的地方,看到那块熟悉的界碑,我心里就开始隐隐作痛。家里早已经没有了父亲的身影,只剩下风烛残年的母亲。温暖过我童年的土墙的堂屋也被两层楼房代替。我住的西屋只剩下残垣断壁,窗前父亲手植的那棵莱阳梨树,也只剩下一根枯桩。过去,国庆节假我从学校回来,树梢上那几颗招摇的最大最鲜亮的梨子,是父母特意留给我的。到寒假回去,他们还会翻箱倒柜找到给我藏的石榴。

春风又绿江南岸,明月何时照我还。母亲,清明时节我就回去,回去也看看我亲爱的父亲。那时,那条乡村路上,一定桐花灼灼,杨柳依依。父亲坟前,也一定开满野花,绿草如茵。我会跟父亲聊聊这些年我走过的路,让他感受我的成长,我的快乐,我的幸福。我还会给喜欢音乐的父亲,唱我喜欢的这支歌,《乡村路带我回家》,父亲一定能够听懂女儿多少次随着这忧伤的旋律梦回故乡,回到他的身旁。那时,我一定让父亲放心,不再哭泣, 也不再悲伤。

 

 

 

  评论这张
 
阅读(241)| 评论(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