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蓑烟雨

在路上……

 
 
 

日志

 
 

[原创] 访 老 舍 故 居   

2008-03-28 10:53:16|  分类: 屐痕处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标签:   读书  行路  阅人 

文.邵颖华 

                                      [原创] 访 老 舍 故 居  - 一蓑烟雨 - 一蓑烟雨

                             

去青岛开会,期间会务组组织游崂山。崂山我去过多次,金沙滩呢,人又太多。于是我便买了一张旅游图,独自一人去串青岛的老街小巷。天正下着小雨。从海边人民大会堂出发,沿大学路迤逦而行,道旁大树参天,冠盖相属,枝叶交通。雨雾在头上,人在树丛中,一派清凉。我边走边看地图,发现离这儿最近的景点是老舍故居。

1930年,国立青岛大学(山东大学前身)成立,一批中国现代知名作家应聘到文学院任教,使得30年代的青岛文坛活跃非凡。八关山(即今青岛海洋大学)周围成了他们生活、工作、创作的地方,留下了大批名人故居。过天桥,经市博物馆,迎头碰见一群大学生模样的人,我向他们打听老舍故居,他们面面相觑,竟无人知晓。看地图,老舍故居应该就在这一带。经买菜归来的市民指点,才知就在左边的小巷里。

小巷是个向上的斜坡,极少行人。紧走几步,便看到了“黄县路12号”的门牌。小院院墙由浑厚朴拙的花岗石砌成,墙基之上是用红砖垒成的交叉十字形,墙泥块块剥落。大铁门敞着,右边一扇只剩下上半截铁皮,锈迹斑斑,一碰就要散了似的。石板甬路,板逢间是密密的青青的小草。一座“一”字型二层灰黄色小楼,面临大海。楼门灰中泛白,紧琐着。登上台阶,透过蒙着灰尘的玻璃,看不清晰,只是觉得屋里空荡荡的。这儿就是老舍一家生活了三年(1934-1937)的地方。当年屋内面东的一间是书斋。朝南的是客厅及老舍夫人、著名书画家胡青和孩子们的居室。

 正是在这间书房里,老舍先生创作了名震中外的长篇小说《骆驼祥子》。这间书房也就成了“祥子”的诞生地。老舍先生曾说:“这是我的重头戏,好比盖叫天的《定军山》。”《骆驼祥子》是中国文学史上的一座丰碑。这部书已被译为10多种文字,在20多个国家出版过。在背阴的那扇窗下,先生还写了小说《文博士》和一批散文、小品等。臧克家曾回忆,老舍书房的“壁上挂满了刀矛棍棒,创作之余,为了锻炼身体,天天练武”。我辈至此才知老舍先生竟是能文善武的全才。

小楼不高,望不见大海。不过夜阑更静时,应该可以听到大海的呼吸。老舍生性好客,我好像能听到先生呼朋唤友时幽默风趣的谈笑声。他家的座上客,不仅有教授、学者,更有警察、武师、学生、人力车夫、各色人等。小说《我这一辈子》,就是以警察为主要人物的;而《骆驼祥子》,则表现了人力车夫的悲惨命运。

 老舍故居二楼居住的房客也不同凡响,他们是黄宗江、黄宗洛、黄宗英三兄妹。而今,楼前一架枯了的扁豆秧遮住了半个院子,窗户上方是一台空调压缩机,显得特别刺眼。楼尽头的走廊里是现今住家晾晒的花花绿绿的衣裳。书房前三四步远是搭建的一排低短的民房。王统照先生描绘过的“芳草如茵,花香扑鼻,茂树四合,冬青如盖”的如诗如画的景象,早已被雨打风吹去。

出院门,从小巷里可见院里一棵高大的银杏树,年深日久,兀然独立。院墙石逢间生着暗绿的苍苔。也许,只有它们还记得先生窗前寒夜的灯光,还记得一袭蓝布长衫、静肃俭朴的先生进出的身影和小楼如昨的往事。

回望小楼,分外怀念这位阅尽沧桑的人民艺术家。老舍夫人胡青曾说过:“老舍一生有两个创作高峰期,一个时期在解放后的北京,一个在解放前的青岛。”老舍虽住在青岛,但与青岛闻名四海的“樱”、“海”却无缘接触。青岛中山公园的樱花是极有名的,老舍却一次也未曾造访过。海水浴场离他家很近,他也从没去畅游一次。孩子们催他去,他却说自己太瘦,展览排骨,对不起市民……我想,他其实是潜心于创作,舍不得那宝贵的时间吧。昔日,老舍用全部心血和精力为人类、为中华民族创作了珍贵的精神财富,而今天他仿佛仍在书房呕心沥血,伏案创作。

在接着寻访一多楼、沈从文故居的路上,我向一群在海洋大学门口等车的大学生打听,遭遇了我来时同样的回答。而最后我发现他们竟和大师们比邻而居,不禁感慨万端。中国有几个老舍?几个闻一多?又有几个沈从文?真正影响大师们生活、创作的城市又有多少?特别是老舍先生,学贯中西,享有世界声誉,是多才多艺的大师级文化名人。先生倾情青岛,青岛人也应当对先生特别珍视和尊敬,对“老舍故居”特别爱护才是。也许那些大学生们熟知贝克汉姆,熟知比尔·盖茨,熟知周杰伦,可是一旦冷落了氤氲一方的人文精神,一旦割断了民族、历史和文化的脐带,到底这些人,这个城市,还有多少分量?多少厚度?多少底蕴?

雨一直在下,我离老舍故居,离老舍越来越远……

  评论这张
 
阅读(323)| 评论(3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